为何“学术大牛”造假十几年几乎无人质疑?

早在2001年,Piero Anversa作为通讯作者,在顶级学术杂志《Nature》上发文《Bone marrow cells regenerate infarcted myocardium》称其研究表明,局部移植的骨髓细胞可以产生新生心肌细胞。从此,这位教授声名大噪,一跃称为此领域的“学术大牛”。然而,2004年,《Nature》发文,其内容提到了其他几个独立研究小组称Piero的实验不可重复,且未能与其交换样本,进行交流。其文章中说明,干细胞研究领域的实验不可复制性,可能是免疫荧光显微镜技术引起的。因此,这篇文章并没有让Piero停下“研究”的脚步,也没有阻碍他在学术圈越走越高。同年,Piero教授被美国心脏协会称为“杰出科学家”。2007年还被哈佛医学院聘用,从原来的纽约医学院离职。


直到2014年,心血管领域的另一位大佬Jeffery D. Molkentin,在同一杂志上发文,其研究发现,的骨髓干细胞在植入心脏后,能分化成新心肌细胞占比不足0.8%。这一文章引起了各方注意,并开始了对Piero及其研究的调查。2015年,Piero从哈佛离职,但因其手上掌握大量研究经费,美国政府与哈佛的调查仍在继续。2018年,Jeffery研究发现,心脏里根本不存在干细胞。Piero的研究存在有实验造假,数据造假和数据选择等学术不断地行为。哈佛最终撤稿Piero文章31篇,并赔偿美国政府1000万美元。Piero本人不知去向。至此,这场学术闹剧算是草草收场。

Piero最早的造假文章(文章名),早在2001年就在《Nature》杂志发表,然而2014年才有人挑战他,说他的成果可能是不真实的。同样是生物领域,同样是不可重复的实验,为什么韩春雨的文章发出后,当年就有13家国内同领域研究机构站出来指明其实验不可重复。而Piero的文章发出来后,隔了近十年之久,才真正有人站出来质疑他。对于所谓的“学术权威”造假,为何打假效率如此之慢呢?

图片来源:http://www.biotech.org.cn/information/150020

首先,尝试重复“学术权威”们做过的实验时,如果做不出一样的结果,没有那么权威的普通科研工作者第一想到的很可能是自己哪一步骤做的不对,实验环境哪里不一样或者是仪器的使用不对,而很少会去直接质疑权威。就好像2004年《Nature》发文指出,几个独立研究小组重复不出Piero的实验结果很有可能是因为免疫荧光显微镜这项技术,而不是直接去质疑原作。

其次,研究人员按照论文的方法做不出结果时,可以按作者的邮箱联系作者,可是这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做着同一实验的研究人员,却没有一个有效的交流平台来分享自己的研究。一个是因为大家做实验的时间不同,还有可能因为这些研究机构本身有利益冲突。

最后,比起数学,化学和物理领域,生物实验的结果成因要复杂得多。也就是说,这门学科的实验可重复率本身就要比其他学科低。

图片来源:https://ipscell.com/tag/piero-anversa/

可能有同学会问,既然这些论文不能被重复,甚至真实性不可考,那为什么可以被《Nature》这样的顶级期刊发表呢?

这是因为,在投稿时,期刊编辑与审稿人会默认作者的实验及其数据是真实可靠的。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是给期刊投稿的论文千千万,我们总不能要求人家将每一篇论文里做的实验都重复一遍吧?要知道,做实验,尤其是生物实验,可是需要很大成本的。就算担负得起金钱上的费用,也耗不起这个时间啊。所以,编辑与审稿人在看论文时,基本着重看论文的创新性以及是否能够逻辑自洽。而且,除了顶级期刊外,还存在很多小期刊。

 

除了学术大牛外,还有更多普普通通的小研究员。他们很少能够做出来真正的创新文章,更多的是在做一些solid work.甚至有的时候,还存在有论文灌水的现象。这些文章不具有创新性,没有工程应用的意义,几乎就不会有人去浪费时间金钱重复他们的实验。因此,这样的文章,就算造假,可是在满足行文流畅,逻辑自洽等条件下,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被发现。

图片来源:https://vaaju.com/chileeng/harvard-admite-que-los-estudios-de-uno-de-sus-investigadores-eran-falsos/

然而,Piero实验的重复率明明没有那么高,还高调地发论文说自己做出了有重大意义的实验结果,引起全世界各个研究机构去重复。十年后,却发现这是个骗局。不仅仅那么多硕士博士有可能毕不了业,而且各个机构已经投入进去的经费不计其数。更不要提,如果这些资源放在其他可能出结果的研究上,现在会有更多的成果这样的隐形损失了。也不是说创新性小的论文数据造假就情有可原,只是创新性大的论文造假造成的后果要比创新性小的论文严重得多。同样,所谓的“学术大牛”造假,效仿的研究者数量以及投入到相似实验研究中的资源要远超于平平之辈。所以,越是“大佬”,做出来的结果存疑时,就越应该被即时指出。韩春雨事件,充分说明了科研是有“自净”功能的,而Piero事件则说明了这个功能的有限性。

科研最讲究实事求是,是最不应该产生“个人崇拜”的领域。身为科研人,既要谦虚谨慎,又要秉持一份敢于质疑的精神,不惧权威。人人都惧怕权威,不敢质疑大牛,那么这样的科研骗局很有可能重演。而且,假若胆小怕事,有可能下一个被“学术大牛”坑的人,就是自己。

参考文献地址:

《Bone marrow cells regenerate infarcted myocardium》

《Nature》2004年所发文章

Jeffery D. Molkentin 2014年发文反驳Pier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